相关文章

无需纺纱织布 棉花直接成布(组图)

  稳健医疗董事长李建全和棉花结缘30年,对棉花有着独特的感情,凭着专注和坚守,将一朵棉花,做到极致。2010年,他把医用级的全棉水刺无纺布转向民用市场,创建高端生活用品品牌PurCotton全棉时代,填补了我国生活用品运用全棉材质的空白。

  4月2日,PurCotton全棉时代上海世博源店正式开业。该店不仅是全棉时代在上海的第8家门店,也是全国第85家门店。李建全表示,他的目标是把所有用棉花生产的有纺产品都做成无纺的。

  只为摘掉“rubbish”的帽子“在中国医用敷料行业里面,从上世纪80年代坚持到现在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谈到和棉花的缘分,李建全尤为自豪。

  从1983年开始,李建全在国企里面做国际贸易,交易的就是以棉花为原料的医用敷料。那时候,中国产品低廉的价格在国际市场上有竞争优势,但是很多产品质量比较低,被外商称为“rubbish”(垃圾)。

  由于没有自己的生产线,出口的产品都由生产厂家提供,很难把握产品的质量。1991年,李建全创立了自己的公司稳健医疗。“成立公司的目的,就是要把中国医用敷料产品做好,摘掉‘rubbish’这个帽子。”李建全说,“从零开始做工厂,就是要把产品质量搞上去”。

  在他看来,提升产品质量,首要是员工质量意识的培养。“别人接到订单的时候,考虑的是赚钱,我们首先考虑的是满足客户的质量要求。”李建全说,他要求员工视产品品质为生命线,公司上下牢牢树立把产品质量与消费者的安全健康联系在一起的全员质量意识。

  国际ISO质量管理体系出现后,稳健医疗又率先在行业内进入该体系,并引进德国莱茵公司作为认证机构,建立一个完整的医用敷料质量监管体系,对产品生产的每一个流程和质量标准重新进行定义,从原料入仓到生产监控,从生产环境到设备工艺,均在完备、精准的流程控制系统下进行。

  10年后,稳健医疗成为中国医用敷料龙头企业,其生产的医用敷料及一次性医疗卫生耗品等产品,80%出口至日本、欧洲、美洲、非洲、东南亚和中东等国家和地区,在国际市场上享有良好的口碑。

  2.坚持

  唤醒“睡”了两年多的机器

  在临床上,医用敷料是用于保护组织创面的暂时性覆盖物。但是,国内的医用敷料企业所生产的医用纱布经常会出现诸如线头、绒毛等问题,容易造成伤口感染。李建全开始琢磨:“怎样才能在产品上有突破,解决线头、绒毛问题呢?”

  在他走遍国际和国内的纺织厂后,终于找到了答案。那就是无纺布。

  从一朵朵棉花到一丈丈纱布,需要经过数十道工序,其中纺纱、织布必不可少。如果直接把棉花生产成布匹,就不需要纺纱、织布,也就不会有线头和绒毛了。有了这一思路后,李建全立即付诸行动。2005年,稳健医疗申请注册了全棉水刺无纺布的专利技术,并购买了大量生产设备,启动相关技术研究项目,准备生产出这款新的产品。

  然而,从理论到生产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全棉水刺无纺布技术,是把原棉处理技术、水刺技术和漂白技术三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以棉花为基础原料,将现有技术中的脱脂和水刺工序的先后顺序进行了倒换,先进行水刺再脱脂,直接加工为“棉布”,减少了纺纱织布的工序。

  由于国内设备不能满足无纺布生产的需求,所有的研发实验都必须到国外工厂去做。“研发前期的突破重点,就是要找到无纺布生产过程中的几个关键技术点。”李建全说,一是棉花的除杂,二是怎样让布具有强力又柔软,三是要让无纺布达到医疗用的级别。

  为了解决这三大技术难关,李建全到德国的工厂与外国技术人员一起做研究和实验。“已经不记得参与了多少次实验,有时候一整天就做了14批次。”他翻出最初研发阶段的产品样品保存记录本。一张张泛黄且尚带有杂质的无纺布都是他的实验成果。

  2008年,全棉水刺无纺布终于生产出来。这种新产品不仅能满足使用时所需要的拉力强度,而且使无纺布的细菌大幅度减少,达至洁净度最高,确保了使用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与传统医用敷料相比,全棉水刺无纺布工艺没有纱头,且纤维不会脱落,避免了传统手术纱布落絮和断纱头对人体造成的危害。每一个生产过程都在高标准的净化车间完成,确保了全棉水刺无纺布没有杂质杂物,且初始污染菌控制在非常低的水平。此外,全棉水刺无纺布专利技术能将棉花在2—3天内直接加工成为“棉布”,打破了原有纺纱织布需要1—2个月的时间限制,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也显著减少了能源消耗。该技术也被誉为“中国纺织业的伟大创新”。

  事实上,由于无纺布是别人都没做过的,产品的研发过程并不是很顺利。“当时生产设备已经在工厂睡了两年多,但是核心技术仍没有突破,全棉水刺无纺布一直做不出来,企业亏损特别严重,大家都想放弃这项新的技术。”李建全告诉记者,但是,他却坚持要做下去,认为全棉水刺无纺布是未来技术和市场的方向,必须把握住对的方向。最终,研发团队做了上千批次实验,用了至少500吨棉花,才研发出这款具有专利技术的全棉水刺无纺布。

  3.转折“被逼无奈”转向民用领域

  全棉水刺无纺布解决了传统医用敷料的线头、绒毛等问题,但是李建全眼中的这项好技术并没有得到医用市场的认可。由于当时国内外还缺乏无纺布这类医用产品的认证标准,全棉水刺无纺布根本无法进入海内外医疗市场。这让当时的稳健医疗进退两难,大笔的研发资金已经花出去了,得到的技术却无法在医用市场取得收益。

  产品卖不出去怎么办?李建全又滋生了一种念头:医疗市场里面卖不出去,可以转到民用市场。从2008年开始,稳健医疗把全棉水刺无纺布卷材卖给民用产品生产企业,有卫生巾厂商采购回去,用来生产自己的高端系列产品。不过,李建全发现这些经销商都不打“棉”的概念,让消费者难以发现棉的价值。

  2009年,全棉时代以稳健医疗全资子公司的身份被创建。2010年,全棉时代建立自己的渠道和品牌,进入一个全新的高端生活用品领域。对于由医用领域转向民用领域,李建全感叹道:“当初却是有点迫于无奈,这么好的技术,这么好的产品,在医用市场上不能用,到2011年国家才出台无纺布这类产品的标准。”

  全棉时代是“被逼无奈”的产物。以PurCotton全棉水刺无纺布为原材料,全棉时代开发出了PurCotton全棉系列生活用品,如纯棉柔巾、奈丝公主卫生巾、奈丝宝宝棉尿裤等,这些产品填补了我国生活用品运用全棉材质的空白。

  虽然都是以全棉水刺无纺布为原材料,但是医用产品和民用产品在技术上仍有很大差距。“医用讲究强力、手感柔软、吸水性好,而民用上千差万别,比如用在面膜上要越薄越好,感觉也要服帖和柔软,而棉柔巾讲究的是柔软和吸水性,因此,要用水刺的压力调整无纺布的柔软度。”李建全说。

  “我们在研发和创新上的投入,在行业内是首屈一指的。这是我们占领市场的基础。”李建全说,每年稳健医疗把销售收入的3.5%投入研发,目前仅全棉水刺无纺布方面,就有30多个专利技术、100多个实用性新型专利。

  “我的目标是,把所有用棉花生产的有纺产品都做成无纺的。”李建全说,目前,全棉时代店里的家居衣物仍是全棉纺织产品,不过从去年11月开始,公司的研发团队又开始新技术的研发,希望开发出能做出衣服的全棉水刺无纺布。

  对话

  稳健医疗董事长兼总裁李建全:

  30年专注挖掘棉花最大价值

  南方日报:作为医用敷料行业的龙头企业,为何要大力去开发全棉产品?

  李建全:我和棉花结缘30多年,对于棉的理解也更为深刻。我总结出棉花有十大优点,比如最天然的纤维、安全无刺激、柔软细腻、弹性高、保湿透气等,这也是我为何要歇斯底里地去发展棉制产品的主要原因。开发全棉水刺无纺布技术,可以减去纺纱织布的成本,通过最简单的技术、低廉的成本,用无纺替代有纺,用全棉替代化纤。

  另外一个是基于对生态环境的担忧。用棉柔巾替代纸巾,不仅改善消费者的体验感觉,而且可以保护生态环境。如果一张棉柔巾使用3次,那么每人每天至少可以节约9张纸巾,全中国一年可以节约用纸510万吨,这可以拯救1.2亿棵大树,相当于4.5个神农架森林。

  南方日报:现在市场上打“全棉”的概念越来越多,同类产品也出现,公司靠什么取得市场竞争优势?

  李建全:稳健医疗从零开始做到行业第一,靠的是产品的质量。公司始终坚持在研发方面投入,不断推出新的好的产品和技术,靠打破产品的技术壁垒,获取市场竞争的优势。

  南方日报:你如何诠释“工匠精神”?

  李建全:工匠精神就是坚持、专注,始终做一件事。从最初开始做医用敷料贸易,自建工厂生产医用敷料,到创建全棉时代生活品牌,30多年来,我只在棉的领域挖掘棉花的最大价值。无论是从产品还是技术上,把棉花的价值发挥到极致,提高棉花满足市场的比例,做出令消费者能用、敢用的产品。

  策划统筹:刘丽 杨磊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向雨航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朱洪波